<ruby id="i3mii"><bdo id="i3mii"><s id="i3mii"></s></bdo></ruby>

<progress id="i3mii"></progress>
<dd id="i3mii"><noscript id="i3mii"></noscript></dd>
  • <blockquote id="i3mii"><form id="i3mii"></form></blockquote>

  • <th id="i3mii"></th>

    1. <button id="i3mii"><object id="i3mii"><u id="i3mii"></u></object></button>
      QQ咨詢
      在線咨詢
      客服微信
      客服微信
      返回頂部
      返回頂部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日期
      |
      2022/01/17

      造出中國人自己的高端機床,成為亟須應對的時代命題。

      中國機床雖然產值全球第一,但是高端機床國產化率極低:2018年,中國低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約82%,中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約65%,而高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僅約6%。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環球動梁式七軸龍門加工中心

       

      機床與國運密不可分。制造機器的機器,小到螺絲釘、大到航空母艦的制造,都離不開機床。作為關系國民經濟的命脈產業,機床也因此被一些發達國家列入對中國進行封鎖和打壓的技術清單中。

       

      被“摁”在世界產業鏈中低端的中國機床,該如何挺進高端?

      高端機床越來越貴,越來越難買

      在2021年兩院院士大會和中國科協第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總書記曾指出,要從國家急迫需要和長遠需求出發,在石油天然氣、基礎原材料、高端芯片、工業軟件、農作物種子、科學試驗用儀器設備、化學制劑等方面關鍵核心技術上全力攻堅。

      在三年前的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總書記亦曾指出,工業母機、高端芯片、基礎軟硬件、開發平臺、基本算法、基礎元器件、基礎材料等技術瓶頸仍然突出。

       

      從被列為技術瓶頸,到退出關鍵核心技術攻堅名單,折射出中國機床近年來發展取得重要突破。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2021 DME東莞國際機床展,環球展出最新高端數控機床—動梁式七軸龍門加工中心

       

      “經過專家一系列的評估認證,認為我們的機床水平已經在某種程度上超過了韓國和臺灣地區的水平??梢哉f我們的整體水平已經邁入了世界第二梯隊之內。”工信部裝備工業一司司長羅俊杰在近日的一場公開論壇上發言時表示。

      不過,他同時表示,當前高端機床研發存在基礎技術薄弱、核心功能部件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得到根本性改變。此外,以“瓦森納協定”為代表的技術產品壁壘嚴重制約中國產業轉型升級和高端行業的發展。

       

      目前,我國機床行業的供給仍以低端產品為主,低端產品供應能力明顯過剩,而高端產品供應明顯不足。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9年中國數控機床行業競爭格局及發展前景分析》,2018年我國低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為82%,基本實現了國產化;中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為65%,處于比較低的水平;高檔數控機床國產化率僅為6%,主要依靠進口。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高端機床的進口依賴,導致兩個問題愈發突出:

      一是高端機床賣得越來越貴。

      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數據顯示,2013年以來,高端數控產品進口單價上升了20%左右。另一數據顯示,2020年瑞士向中國出口的高端機床均價已超過51萬美元,折合人民幣330萬元。據測算,如果論斤兩出售機床,瑞士機床每公斤的價格是我國出口機床的10倍。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進口機床價格一路飆升,但市場需求量卻不降反升。尤其是最近一兩年我國面臨大量機床的更新換代,進口需求量大增。日本機械工業協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機床訂單總額達到了1720億日元,占其海外訂單的33%。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二是高端機床也越來越難買。

      在2021年4月份,有媒體消息稱,美國要求瑞士不準再向中國出口高精度機床。瑞士是我國機床的主要進口國和地區之一。2020年1-11月,中國從瑞士共進口了305臺數控機床,盡管只占全部進口數量的3.94%,但瑞士機床廣泛應用于我國航空航天、軍工制造等關鍵領域,與國家安全息息相關。一旦瑞士機床“斷供”,“卡脖子”危機箭在弦上。

       

       國產機床為何失守高端

      在全球市場中,機床市場長期被日、德、美三國占據較大市場份額。我國機床企業在市場上呈現高端失守、中端爭奪、低端混戰的局面。

      根據受訪專家分析,國內機床產品之所以擠不進高端市場,主要有三方面原因:

       

      一是技術落后,應用也落后。

      我國機床工業落后始于上世紀90年代,數控技術落后是我國機床工業技術落后的關鍵所在。國內數控機床方面起步較晚,基礎比較薄弱,技術儲備與海外技術存在很大的差距,尤其是高端的數控機床,日本發那科、德國西門子幾乎壟斷了市場。根據《2019—2025年中國數控系統行業市場研究及發展前景預測報告》,這兩家企業在中高檔數控系統產業的市場占有率高達80%,它們擁有控制高速、高精加工的關鍵技術,其產品能與機床進行較好的匹配。我國數控系統技術的發展還無法完全滿足高端機床的應用。

       

      廣發證券研究報告顯示,對于高檔數控機床而言,從國內高端數控機床以及配套供應鏈發育程度來看,除五軸聯動數控機床部分部件存在“卡脖子”以外,其他高端數控機床部件以及數控系統基本能夠實現國產化,但部分核心關鍵部件的加工精度、可靠性不足以及數控系統功能相對落后,國產化數控機床的性能、質量暫無法達到國外先進企業水平。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2021 DMC上海模具展,環球五軸龍門加工中心機床

       

      二是進取心不強,進取也乏力。

      “造不如買”是國內一些機床企業的發展邏輯。高檔數控機床研發是典型的“高投入、低產出”,對于技術創新,企業普遍有畏難情緒,對高端技術心懷恐懼,這也導致國內產品技術創新主動性不強,也普遍不具備高端突破的技術實力。

       

      而低檔數控機床行業門檻低,機床企業數量不斷增加,行業同質化現象較為嚴重。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的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金屬切削機床企業數量為1070家,產量為403935臺,但到2013年已達到1264家,增長18.1%,全年產量可達858100臺,較2011年增長112.4%。企業在低端扎堆,導致生產能力過剩,也極大地削弱了行業的盈利能力,企業長期陷于從技術到產品的低端鎖定。

      2012年以來,市場規模整體萎縮,國內企業盈利水平大幅降低,部分企業已處于虧損狀態。由于持續低迷,2013年行業企業普遍產值下滑20%左右。盈利能力不強,在研發投入上就會受到限制。

       

      三是重視不足,扶持也不夠。

      專家表示,機床是大國重器,各個國家都會對機床產業發展高度重視,一些機床強國更是對其產業發展予以政策傾斜,甚至會直接給予細致周到的政策保護。比如日本1956年就有《機械工業振興法案》,機床名列首位。美國國防部也對該國機床企業給予過高額補助。

       

      在我國,機床發展雖有過輝煌歷史,但存在明顯的“斷層”。東北某市工信局相關人士介紹,在計劃經濟體系下建立的中國機床產業,在體制機制上受限太多,在全球化的激烈競爭中,一次次陷入整體衰敗的境地。尤其是進入數控機床時代,對數控機床產業的重視程度有所下降,在產業發展上重視程度不夠,在此過程中,雖然國家也曾多次出臺政策支持,比如2010年出臺數控機床行業發展相關專項規劃等,但支持力度仍明顯不足,同時又缺少針對性,效果就打了折扣。

       

      歸位、卡位、補位

      近日,天津市國資委和中國通用技術集團共同出資100億元組建的通用技術集團機床有限公司在天津完成工商登記注冊。通用技術集團是全國機床行業的“明珠”,發展高端數控機床被列為其第一核心主業,機床公司的成立,被認為是國產機床高端突圍的關鍵一局。

       

      在受訪專家看來,我國機床產業實現高端突破,需要打一場系統戰,簡單來說,要突出做好這三個方面的重點工作:

      一是基礎研究的歸位。

      計劃經濟時代,我國建立了一大批科研院所,這些研究機構為我國機床等裝備工業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但隨著院所轉制,這些科研院所也隨之下放,由此帶來了兩方面的問題:一是科研體系轉型,市場經濟環境下我國產業創新體系出現了斷層和缺失;二是走向市場化,很多科研院所變成了與企業爭利的營利機構,進一步削弱了基礎研究力量。

       

      國外一些發達國家的做法值得借鑒。比如德國、比利時、日本等,都設有專門的技術創新中心,通過企業的需求與大學的基礎技術雙向銜接,企業的需求不斷推動基礎技術走向成熟,同時由企業完成產品化的最后一公里,也實現了對基礎研究的反哺,基礎研究的高度成熟與市場化,幫助機床產業大國構建了強大的技術儲備。我國機床產業走向高端,必須打好基礎研究的底座,因此在基礎研究上需要科研力量的全面歸位。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獲認定為廣東省先進裝備項目的環球六軸臥式鏜銑加工中心

       

      二是大小企業的卡位。

      在沈陽機床原董事長關錫友看來,大企業引領創新帶動產業集群發展,是我國機床產業發展的必由路徑。

      “國內機床廠要聚焦高端突破,我們要建設制造強國,就應該列出骨干企業,骨干企業就歸國家管,承擔國家任務。”關錫友表示,以制造賺錢的中小企業就應該老老實實搞制造,但像沈陽機床這樣的行業龍頭,要永遠站在創新的前沿,來引領這個行業。

       

      專家介紹,以國有企業為代表的頭部機床企業,要專注于技術創新,攻克關鍵核心技術,搶占行業主陣地。事實上,包括沈陽機床在內的國內機床重點企業曾做過一些卓有成效的努力。

      比如沈陽機床2013年加大產品結構調整的力度,戰略性退出普通機床生產領域,集中力量突破高檔數控機床及其關鍵功能部件,機床產值數控化率提高至61%,達到歷史最高點。

       

      同時,要充分發揮中小企業的優勢,讓中小企業成為大國重器的重要補充。近年來,南方一批民營機床企業的興起,為我國機床產業向高端發展開辟了新路。這些企業與北方的國企大廠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們聚焦于單個型號的機床開發,甚至只專注于做設計和集成,借助供應鏈的優勢將其他業務外包,形成了在某一特定領域或環節的強大競爭力。在市場力量的驅動下,民營企業撕開了在高端機床市場里生存的空間。

       

      國產機床,如何挺進高端市場

      環球五軸鉆銑復合機床,斜頂桿孔(深孔)加工最佳解決方案

       

      三是核心用戶的補位。

      國內高端機床的發展滯后,一定程度上而言,最大的問題并非技術落后,而是市場缺席。長期以來,國內用戶對國產高端機床普遍存在著不敢用、不愿用的問題。不敢用主要是對國內高端機床技術上不放心、服務上不滿意,不愿用則因為國內高端機床相比國外品牌價格優勢不明顯,兼容性、穩定性等方面仍有不足。

       

      而隨著“卡脖子”問題的出現,供應鏈的安全與自主可控在企業層面愈加受到重視。很多企業因此主動或被動放棄了對國外機床的依賴,而這也為國產高端機床的應用提供了新的契機。

       

      核心用戶的補位,對國內機床的技術提升、市場開拓等,將發揮關鍵作用。對國產高端機床企業而言,下一步需要加強與核心用戶的溝通,走進越來越多的企業用戶,與企業用戶建立正向互動,加速高端機床的國產化替代進程。

       
      以下文章來源于財經國家周刊 ,作者陳浩杰
      AV黄片在线
      <ruby id="i3mii"><bdo id="i3mii"><s id="i3mii"></s></bdo></ruby>

      <progress id="i3mii"></progress>
      <dd id="i3mii"><noscript id="i3mii"></noscript></dd>
    2. <blockquote id="i3mii"><form id="i3mii"></form></blockquote>

    3. <th id="i3mii"></th>

      1. <button id="i3mii"><object id="i3mii"><u id="i3mii"></u></object></button>